Awaihana

换魂

泠依惜:

哎嘿继续搬车=3=


写的是wb@夕下一隻貍画的条漫=w=




  


换魂


 


卯时一刻,当值的门生走进含光君的院子里。


往常这个时候,含光君已在院中调息或练剑,今日却一反常态地站在窗边,盯着面前不远处的什么出神,连院中桃花落了几片在肩上也浑然不觉。


门生有些不愿打破这片宁静,犹豫半晌,还是小心地出声道:“含光君?”


蓝忘机白色的身影像是顿了一下,这才缓慢地回过头来,一双浅色的眸子落在门生的身上,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。


门生向来对含光君有几分畏惧,下意识错开了目光,道:“……沐浴的水,还是同昨日一般放在院子里吗?”


蓝忘机闻言似乎微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,然后道:“不必麻烦了。”


门生虽然心里有些意外,却不敢多言,答应了一声就下去了。他走至院门边,没忍住还是回头望了一眼。只见蓝忘机依然站在窗边,面无表情地看着身上的白衣,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
门生总觉得,今日的含光君,好像有哪里不对。


——若他能大胆地留下,躲起来看一会儿,便马上能知道究竟是哪里不对了。只是在云深不知处,有谁有这样的胆子?


只见那门生刚离去不久,窗边端正站着的的蓝忘机突然整个人放松了下来,方才站得笔直的身板一下变回了某种慵懒随意的站姿,冰霜般平静的面上也忽的绽开一抹笑容。


这幅场景要是叫蓝家人看见了,定是要怀疑他们的含光君被谁夺舍上身了!


只是这回,蓝忘机还真是被人“上身”了。那幅翩翩白衣躯壳下的灵魂不是别人,正是大名鼎鼎的蓝家一害,魏无羡。


此时的魏无羡颇为得意地摸着自己——蓝忘机的脸,一把把胸口老老实实穿好了做给别人看的衣襟扯开一半,拿掉头上束发的发冠,任一头墨发如云般披散在背上,这才颠儿颠儿地重新坐到琴桌前。


原本放在桌上的忘机琴早被他撤了去,取而代之摆上了一面铜镜。他端详着铜镜中蓝忘机俊秀得巧夺天工的面容,略一思索,轻轻挑了挑眉,尝试着开口道:“爱你……”


蓝忘机清冷的声音就从他的嗓子里传出,躲在他身体里的那副灵魂情不自禁地跳了一下。


魏无羡又调整了情绪,一边回想着当日观音庙的情景,一边努力做出狂喜又极为压抑的样子,继续道:“想要你……”


铜镜中的蓝忘机双眉紧蹙,琉璃一般的眼睛里像有流转的火焰,隔了层层叠叠的雨幕跳动着模糊的光影,十分激动,十分小心。


他声音颤抖却又坚定地说出了最后那句:“不是你就……不行!”


再看镜中人的眼角已隐约有泪光闪动。


话尾消散在空气里,三月的春风静悄悄地把窗外的桃花吹了几片进来,轻轻地送在桌上,从镜中那人的面庞上悠悠落下。


“噗嗤—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
蓝忘机——魏无羡到底没忍住,捂着嘴小声笑了起来。


他在心里感叹道:这个法术真真是太好玩了!


让他上了蓝忘机身的此法名曰换魂,正如其名,是将两个人的身体魂魄互换的法术。说起来,还是他做着夷陵老祖的时候无意中研究出来的。不过,这个法术看似用处挺多,实则发动条件极为苛刻,不仅需要双方的精血,还要彼此的无条件信任,如此这般方能让魂魄接受新的身体。而且破解起来也非常简单,只需互相触碰一下,魂魄就会回归原本的身体。是以当时的魏无羡觉得这玩意儿实在没什么实际用处,随手在纸上记了一笔,就抛到脑后了。要不是前些日子整理金家收缴的自己当初的那些手稿,他还想不起来自己研究出过这种东西呢。


在蓝忘机身上尝试,原本只是一时心血来潮,谁知真正上了他的身才发现居然是这般好玩的。


还记得上次,他趁蓝忘机午间小憩的时候施了换魂,将自己灵魂成功送入了蓝忘机的躯体,睁开眼睛看到抬起的那只不属于自己的骨节分明的手,那种兴奋和激动简直难以言说。


可惜呀,上次他尽沉浸在换魂成功的喜悦里,对明明已经很熟悉的含光君的身体产生了别样的新鲜感,用他的手摸着他的身体,从锁骨一路摸到腰腹,流连着身上优美的肌肉线条,当然也把某些不可描述的部位瞧了个够——虽然平日里就已领教过无数次了,光顾着对美色思淫欲,想做的事儿却是一件也没来得及做,就被很快醒来的蓝忘机一把拽回了原来的身体,然后……


想着,那时蓝忘机沉着眼睛,嘴角微挑的样子又跑进他的脑海,低磁的声音也在耳畔响起:“……喜欢?”还记得自己的手被他抓在右侧胸口,火烫的温度隔了几层布料就那样直接地透过手心传过来,他忘了自己是怎么回答的,反正接下来他就被蓝忘机不容反抗地压在了地上。


魏无羡使劲儿摇了摇头,把突然浮上心头的那番绮景挥散,可是还有些酸疼的腰背难免被它们唤醒了昨夜里翻云覆雨记忆,身体的温度似乎都上升了几分。


他懊恼地抓了抓头发,强行把自己的心神重新集中到面前的铜镜,还有镜中那张脸上,有些愤愤地想:这次可算是做了万全的准备,一定要用蓝湛这张脸说出些自己想听的话,用这个身体做点自己想做的事!


简直想想都激动!


魏无羡边想着,边下意识往不远处的屏风后看了一眼——他为了今日所做的准备确实颇为充分,先是昨夜里激蓝忘机拿抹额绑了自己的手,睡觉以后也没解开;又打破了自己雷打不动的生物钟早起了两个多时辰,做得牺牲不可谓不大。


他想着,又把目光落回到镜子上,盯着那双浅色的眼睛笑了起来。


嘿嘿嘿蓝湛,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!


镜中的蓝忘机便也跟着一起笑了,平日里冷如冰霜的面瘫脸忽然就扯开了嘴角,出现了几分蓝曦臣春风般温柔款款的模样——却又不太一样,蓝忘机的笑容,就像是亘古的冰川一夕融化,苏醒的水流欢快地向前奔跑而去。


魏无羡挑着蓝忘机的嘴角,模仿着他的语气,深情道:“魏婴。”


又想到了什么,收了收嘴角,眉头再次蹙起来,眼圈似乎都红了,语调里像是带了哭腔:“别离开我。”


镜中的蓝忘机隐忍又悲伤,魏无羡心里却是笑得惊涛骇浪,他收了那副表情,自己轻快地答自己道:“好好好,我不走,我不走!”


想了想,又让蓝忘机做出一副正经的面容,就如之前清谈会议事时那般一丝不苟,肃然道:“魏婴,你特别帅。”


这回魏无羡差点笑倒在地上。
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怎么那么好玩?缓过神,还不忘对那镜中的蓝忘机道:“谢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你特别有眼光!哈哈哈哈!”


蓝忘机:“魏婴,我从未见过如你这般玉树临风丰神俊朗朗月清风之人。”


魏无羡:“哈哈哈我也没有见过这么蕙质兰心天赋异禀的二哥哥。”


到后来越发不可收拾——


“魏哥哥,要抱抱!”


“好哇,哥哥这就给你举高高、举高高!”


“呀——哇哇——”


他笑得像个孩子,半个身子都趴在了桌上,自然没注意到有人无声无息地站在了他的身后。


直到有风吹起了他鬓边的头发,透过发间露出的一丝空隙,他才隐约看到镜中除了穿着白衣服的自己,好像又出现了另一个谁。


魏无羡的笑声戛然而止,极为缓慢地抬起头——却又不敢转过身去,就只能望向铜镜里。


铜镜里蓝忘机的身后,分分明明站了一个“自己”,正面色阴沉地看着他,眼睛里像是酝酿着一场狂风暴雨。


魏无羡感到自己脆弱的心脏扑通漏跳了一拍。


半晌,他认命一般僵硬地转过半个身子,对上“自己”那双颇有些可怕的眼睛,结结巴巴道:“早,早啊,起得真早啊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
他忽然就后知后觉地想起来,自己确实早起了两个时辰,然而蓝忘机平时就比他要早醒两个时辰!


没时间让他懊恼,蓝忘机就已靠了过来。说也奇怪,他此刻分明在魏无羡的身体里,衣衫大敞,双手被缚于身后,完全是个毫无防备任人宰割的模样,但真正的魏无羡见了“自己”靠过来,仍是不可抑制地升起一阵惊惧。


“蓝……”他看着“自己”越靠越近,刚急匆匆地吐出一个字眼,下一秒就被来人低下头吻住了。


蓝忘机身体里的魏无羡吓得瞪大了眼睛,看着面前自己半眯起的眼睛里也映着一个浅色瞳孔的蓝忘机,忽然就有些分不清现下是个什么情况。


不过疑惑也就疑惑了一瞬——一旦身体触碰,换魂法术便是自行解开,短暂的天旋地转的晕眩后,魏无羡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原来的身体里。


他还保持着方才睁大了眼睛的姿势,嘴唇也还紧紧贴在蓝忘机的唇上。


魏无羡立刻清醒过来,就要抬头从对方唇上离开。谁知刚动作到一半,马上就有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探上他的后脑,手掌使力,不由分说地把他按了回去。


点我上车   (•̀ᴗ•́)و ̑̑ 





评论

热度(1278)

  1. Awaihana泠依惜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