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waihana

改写69章

泠依惜:

搬文→如果69章的蒙眼带子掉了...


现在回想起来,这好像是我开的第一辆车....噫【捂脸






时间线:接原著新修第69章


这时候的魏无羡,还没有与百家为敌,师姐和江澄也都在他的身边,他的心里尚没有太多阴霾。心思单纯适合谈恋爱【。


P.S.有没有发现新修的69是糖也是刀,作为射日之征后一个鲜明的转折,让羡羡的人生急转直下,一切噩梦都由此开始。


 


正文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
 


魏无羡一曲吹罢,换了个更舒服惬意的姿势靠在树上。他把笛子插在怀中,而那朵花还别在他的心口,散发着一缕略带凉意的幽香。


他心知方才这一首曲子已经足够让江家在百家围猎中脱颖而出,又想到了不久前江澄让他悠着点的嘱咐,便干脆靠着树干休息起来。他想象着江澄看见那些鬼怪时的表情,心中莫名觉得有趣,无意识地把脑袋在树干上蹭来蹭去。


不知坐了多久,久到他就快睡着了的时候,忽地一动,清醒了过来。


有人走近。


不过这人身上并无杀意,因此他仍是歪在树上懒得起来,连蒙眼的黑带也懒得摘,只是歪了歪头。


黑带下落了一点,轻轻擦过他颤动的眼睫。


半晌没听到对方说话,魏无羡忍不住主动开口,道:“你是来参加围猎的?”


对方不应。


魏无羡道:“你在我这附近可猎不到什么东西。”


对方依旧一语不发,但朝他走近了几步。


魏无羡到来了点精神,普通的修士瞧了他都有几分忌惮,就算在人多的地方也不怎么敢靠近他,遑论是单独相处,而且还靠的这么近了。若不是这人身上不带半点杀气,魏无羡还真觉得对方像是不怀好意。他微微直起身子,侧首望着对方站立的方向,勾起唇角,微微一笑,刚想说点什么,突然被重重推了一把。


魏无羡被推得背部砸在树上,右手刚要扯下蒙眼的黑带,然而只堪堪拽到了一点尾巴,就立即被来人拧住了手腕,劲道不小,一挣居然挣不开,可是仍然没有杀意。魏无羡左袖微动正要抖落符咒,却被对方察觉意图,依样擒住,按着他两手压到树上,动作极其强硬。魏无羡提起一脚正要踹出,忽觉唇上一温,当场怔住了。


这触感陌生而异样,湿润又温热。魏无羡一开始根本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,脑子里一片空白,待到他反应过来,整个人都震惊了。


这个人,正扣着他的手腕,把他压在树上亲吻。


他猛地挣了一下,想强挣出来扯下黑带,但一挣居然没挣脱。本欲再动,可又忽然生生忍住了。


亲他的人,好像,正在轻轻颤抖。


魏无羡一下子就挣不动了。


他心道:“看样子这姑娘力气不小,人却又怕又羞啊?紧张成这个样子了。”否则也不会趁这个时候来偷袭他了,该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才敢做这种事的。况且对方看来修为不弱,那自尊之心必然也更强了。万一他贸然扯下黑带把对方看到了,这姑娘该有多不好意思多难堪?


四片薄薄的唇瓣辗转反侧,小心翼翼,难舍难分。魏无羡还没决定好到底该怎么办,缠绵的唇齿却忽然变得凶悍起来,魏无羡的牙关没咬紧,被对方侵入,一下子变得毫无招架之力。他感觉呼吸有些困难,努力晃着头想要躲开去,对方却捏着他的脸把他强行扭了回来。唇舌翻搅间,他不禁目眩神迷。


谁知就在此时,那条蒙住他眼睛的黑带终于禁不住这般折腾,竟是自己滑落了下来。


魏无羡本就没有闭紧的眼睛霎时照进了一片刺眼的阳光。他本能地眯起眼,但面前的一切还是在那瞬间与阳光一同映入他的眼帘。他模模糊糊地看到了身上那人紧闭的双眼,还有——额头上熟悉的抹额。


魏无羡恍惚的头脑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:“这难道是姑苏蓝氏的女修……?”


好不容易重新睁开了眼睛,他这次总算是将眼前人彻底瞧了个清楚,却顿时像是五雷轰顶一般地愣住了。


而那人却全然不觉自己已经暴露,还闭着眼睛一心一意地吻他。魏无羡也不知是受惊过度还是怎么的,看清了来人是谁却也没第一时间动作,居然愣是让对方彻底亲了个够——直到在他下唇上咬了一下,厮磨片刻,才恋恋不舍地离开,边离开,边慢慢睁开了眼。


两道目光在空中猝不及防地撞上。


魏无羡看到对方那双琉璃一般的浅色眼睛里顿时写满了惊慌与错愕,一点尚未褪去的情欲还残留在眼角,哪里还有半点平日里那副冷漠疏离的样子。他知道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,定也是嘴唇微肿,眼角含泪,只觉得这一对视持续了有几十年那么久。


久到他都快忘了对方是谁,忘了那人还正桎梏着他,半压在他的身上。


半晌,还是魏无羡先开的口。他下意识地舔舔嘴角,拿捏着语气道:“那啥,能先放开我吗?”


他这一句话宛如惊雷劈醒了眼前还在发愣的人。蓝忘机手忙脚乱地放开他,几乎是逃一般地从他身边离开,落脚不稳,还踉跄了一下才站直身子。半侧着头,想要看过来却又不敢,张了几次口似要解释,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

其实魏无羡也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。他的大脑被雷的外焦里嫩还没缓过来,觉得他自己分明才是更加搞不清楚状况的那个。只是见了蓝忘机这难得的手足无措的样子,他心里不禁觉得有趣,行动竟是先于大脑,一句一如平常的调侃话语已经溜到了嘴边:“蓝湛,含光君,你刚刚是在做什么呀?”


像是点燃了哪里的火药桶,蓝忘机顿时炸了。只见他猛地拔出腰间避尘,指节用力过度隐隐发白,横手就是狠狠一挥。魏无羡吓了一跳,以为蓝忘机羞愤之下要杀人灭口,下意识躲避,却发现那蓝光并不是冲着他来的。转眼间,周围一片树木应声而倒,扬起大一片尘土。等到视线重又清明起来的时候,面前哪里还有蓝忘机的踪影。


魏无羡心里好笑,不禁想:“明明被亲的那人是我,看他这幅落荒而逃的样子却好像是我轻薄于他了。”


他又在心里调侃了一阵,方才回过神来——不对不对,刚刚那是……蓝湛,蓝湛他在干什么?……亲我?


魏无羡后知后觉地抓狂了。


若不是周围倒塌满地的树木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真的,他简直就要以为那不过是他一个荒诞的梦境了。


刚刚那副场景还在他心头挥之不去。方才太过震惊,没注意身体的异状,现在才发觉自己竟是手脚无力,胸口本就没有彻底散去的情潮又涌动了起来,一股脑儿向他头顶冲去。


他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。“蓝湛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他绞尽脑汁,只为了想出一个能合理解释一切的理由。奈何这事实本身就太过不合理,要他怎么去说服自己把它看做是一件平常事?


他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,可怕到他根本无法去相信。


蓝湛……他其实是个断袖?他是个断袖而且还喜欢我?


魏无羡被自己的想法惊得毛骨悚然,细细思索之下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。但害怕归害怕,他越想越觉得搞不好还真是那样。


“这样的话一切就说得通了。蓝湛他不知什么时候喜欢上我,但因为从来没给过我好脸色看,便拉不下脸跟我表白,只能趁这次我蒙着眼睛的时候偷偷亲我一下……”


记起方才那个“偷偷亲一下”的不容抗拒的吻,他浑身又是一个激灵。他狠狠一拍脑门,懊恼道:自己当时该是有多糊涂,才会觉得做出那样强硬动作的是一个姑娘!


于是魏无羡又开始苦思冥想:“蓝湛为什么会喜欢我?他不是从小就可讨厌我,对我避之不及的吗?”


他越想越觉得一个头两个大,思索了半天也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。最后他干脆自暴自弃道:直接去问蓝湛不就好了!


但他最后也没能“直接去问蓝湛”。只因为他在蓝忘机身上想了那么多之后,终于记起来该在自己身上想想了。


那时,看见了对方是蓝忘机,他并没有立刻反抗,反倒是任着他继续动作。他思忖道,如果是江澄这么做……是说如果,如果的话……呸呸呸,他肯定一个耳光先抽醒他再说!


那为什么自己没有推开蓝湛呢?


于是,魏无羡第二次被自己惊出了满身的鸡皮疙瘩。


天哪,我不会也喜欢蓝湛吧!……其实我也是个断袖?


他努力理了理如同乱麻一般的思绪,开始回想起过去他对蓝忘机的所作所为。好像自己总是故意去撩拨他,然后喜闻乐见地去看他的反应。


江澄嫌弃的声音回响在他耳畔:“你不是嫌他闷,嫌他没意思吗?那干吗还总去撩拨他,太岁头上动土。”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来着?好像随意地说就觉得有趣,就爱看他的反应。


他又在心里问了自己一遍。


真的只是这样吗?


 


等魏无羡魂不守舍地从那片树林里走出来,回到江家的方阵那边,就见到江澄好像已经在那等了他许久。见到他,江澄顿时一脸不耐烦道:“你去哪儿野了?怎么现在才回来?”


魏无羡心乱如麻,胡乱应了一声,问他在这里做什么。


江澄敲敲他脑门:“你该不会真是睡到现在刚醒吧?没听说吗,围猎延期了,金家的人去筹备扩大猎场范围了,今天到此结束,明日再继续。”


魏无羡心思全不在这事上,惊讶地问:“为何?”


江澄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让你差不多就行了,你不听。这猎场上所有的鬼类都叫我们包了,赤锋尊又一人把妖兽类的猎物横扫了大半,叫其余五千多人猎些什么?围猎办了这么多次,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,金家那边就只能布置去扩大范围了。”


江澄说罢,看魏无羡居然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心里虽然奇怪,但也知现下再多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了,索性直接拽起他就走。


 


在敛芳尊的安排下,大小世家今晚就暂住在百凤山下的庄园里。


江家门生们都发现,今天的魏公子,有点安静过了头。江澄瞧着那个现下一副乖巧模样的不稳定分子,只觉得浑身不舒服,生怕他又在搞什么幺蛾子。


晚上一顿饭,魏无羡吃的食不知味。江厌离特地借厨房做的莲藕排骨汤也没唤起他的食欲。


江澄看他如同丢了魂一般的样子,嫌弃道:“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?不会又和蓝二发生什么了吧?”


一听到他提起蓝忘机,魏无羡好不容易稍微平复下去的心又炸了。他草木皆兵道:“什么?你说蓝湛怎么了?”


江澄又气又好笑:“你是被他骂傻了还是被他打傻了?别告诉我你跟他一言不合大打出手,结果还打输了。”


谁知魏无羡听了他的话,很快又蔫了下去,竟像是被他说中了一般。但江澄自己也知,他这句话不过是随口说说。百凤山一共那么大点儿地方,他们二人若是真打起来,怎么可能会没人发现?江澄又想了几种可能,却到最后也是弄不明白他为何这样,干脆不再理会他,只当他是脑袋间歇性抽风,过一夜应该就好了。


 


浑浑噩噩地熬过晚饭时间,魏无羡开始在客房各处游荡。


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,居然会纠缠着这一点儿小事自寻烦恼,甚至闹得一整天都心神不宁。


倘若这事的主角不是他,只怕按他那个性子,肯定是要对此狠狠调笑一番的。谁知当真落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竟是这般让他心烦意乱。


大概真是因为蓝忘机和平日里大相庭径的行为实在太有震撼力吧。他只能如此安慰自己。


魏无羡想道,活了二十年,还是头一次因为一点儿小事如此坐立不安。


然而他不知,他反反复复提及的所谓“这点儿小事”,却是世间最让人捉摸不透的情之一字。


 


魏无羡只觉得自己已经被满腔的困惑压得快窒息了,迫切地想要找个人说说话。只是有谁能让他说说心里话的呢?江澄肯定是不行,思来想去,他最终还是跑去找了江厌离。


他轻轻敲开房门走进去的时候,江厌离正坐在桌前读着一本书。她见了魏无羡,眉眼弯弯地一笑,柔声问道:“阿羡,怎么了?”


魏无羡一听见她的声音,心里那绷了已久的弦终于松了下来。他像小时候一样坐到她旁边,低着头思索了半晌,才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师姐你说,怎样才算是喜欢一个人呢?”


江厌离有些惊讶,看了一眼他那张不好意思的脸,随即露出了然的神色,回答道:“喜欢一个人,定会对她很好,很温柔。”


魏无羡恹恹地回道:“可我觉得我对每个姑娘都很好很温柔。”


江厌离笑了,伸手摸摸他的头:“我倒觉得,阿羡你若是有了喜欢的人的话,恐怕非但不会像对待寻常姑娘那样温柔,反倒还会时常恶作剧捉弄她吧?”


魏无羡闻言睁大了眼。


“不过呀……”江厌离的目光柔柔地望向远方,像是想起了什么人,如同自言自语一般道:“心里头对她却是最保护的,看不得别人欺负她一分一毫。”


她见魏无羡一时没有反应,以为他是没有听明白,便又补充了一句:“要打个比方的话……就像是你喜欢上了一朵美丽的花,心里便觉得只有自己可以摘下它。”


她却不知魏无羡此时心如擂鼓,她轻轻柔柔的话语落在魏无羡耳朵里,却满是蛊惑意味。


一席话后,魏无羡很快告别了江厌离,径直就走向蓝家歇息的客房。


 


然而走到那片屋子前,他却又突然没了勇气。


他也觉得自己好笑,那个让世人又敬又怕,狂妄自大的魏无羡,这会儿居然像个情窦初开的半大少年一样,为了这档子事犹疑不定。


但他忘了,他是目空一切的魏无羡不错,但另一面也的确是个情窦初开的年轻人。


挣扎半天,魏无羡最后也没能想好到底是去是留,索性就在附近随意地转悠起来。顺便寻思着吹吹晚风,借此平静一下那颗躁动的心。


他晃着晃着,不知不觉走进了附近一片树林里。周围很安静,连一丝虫鸣都没有。他漫无目的地游荡着,一身黑衣随风而动,像是飘在天地间的一个鬼魅。


 


然而,就在他走过一个转角的时候,一抹与周围景色格格不入的雪白身影就那样突然出现在他的视野里。


现在早已过了姑苏蓝氏弟子的入睡时间。魏无羡哪能想到,蓝忘机那万年不变的生物钟竟是也没能让他睡着,叫他独自一人来这片树林里散心。


魏无羡在心里暗暗道:“完了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”


蓝忘机听到了身后的响动,警惕地回过头去,然后在看清来人的那一瞬间有些惊慌地睁大了眼睛,素来无波的眼底如同在平静水面落下了一颗石子,泛起圈圈涟漪。


两人的目光便在空中相遇,随之而来的又是久久的沉默。


半晌,蓝忘机竟是像先前那样,匆匆收回目光,转身就要离开。


魏无羡见状,怕他真的又走了,干脆心一横,破罐子破摔一般大喊起来。


“蓝湛!我有话跟你说!你先别走!”


闻言,蓝忘机已经迈出去的步伐,像是犹豫地停住了。


他极为缓慢地回过头,有点不知所措地看向魏无羡。


谁知他的目光又勾起了魏无羡那点儿作死的玩心,原本准备说的话竟是先搁在了脑后。只听他一声轻笑,别有深意地问道:“含光君,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?”


说完他就后悔了。他生怕蓝湛又像之前那样羞愤得瞬间消失没影儿,眼珠转了转,赶紧想要说点什么补救。谁知蓝忘机却真的接了他的话茬,先开了口:“对不住。”


魏无羡有些跟不上事情的变化,愣了愣:“啊?”


蓝忘机转过身来,竟是及其郑重地向他一低头,又重复了一遍:“对不住,先前是我莽撞。你权当没有发生过就好。”


这高岭之花一般的蓝忘机居然会有跟他道歉的一天。魏无羡闻言顿时哭笑不得,他这才想起自己早就准备好要问的话,也不去管别的了,劈头盖脸就甩了出去:“蓝湛,我说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

蓝忘机身形颤了颤,似是想要开口,却最终什么也没说。


魏无羡见他默认,心里最先感到的居然是庆幸,像是有块大石头放了下来,一张嘴顿时合不上了:“你既然喜欢我那就早说呀!你整天一副嫌弃我的样子,你不说,我怎么可能会知道?再说了,你怎知我又会不喜欢你呢……”


蓝忘机突然沉声打断了他:“你说什么?”


魏无羡见他还微微低垂着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,偏偏眼角却又带了点如同侥幸一般的震惊喜色,心里好笑,饶有兴味地重复了一遍:“我说我也喜欢你呀!”


闻言,蓝忘机猛地抬起头,灼灼的目光锁在了他的脸上。


魏无羡被他看的实在有些不好意思,像被烫到了一般,下意识就避了开去,抬起手胡乱抓了把头发:“其实先前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,毕竟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啊。不过刚才我去问了师姐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,这才发觉我对你应当就是……”


他尚且说到一半,刚才还离他有几丈远的蓝忘机突然就出现在他的面前,低下头来将他未说话的话尽数堵在了喉咙里。


一天里头居然被同样的招数偷袭了两次。被他吻住的瞬间,魏无羡在脑中胡思乱想道。




干正事




他这一生没穿过几回白衣,眼下身上裹了蓝忘机雪白的衣袍,被那股清冷的檀香环绕,居然是觉得连心也变得澄澈起来。


他闲不下来,便一件件地回忆往事,透过头顶稀疏的树林仰望夜空,突然想到江家几乎覆灭后,他被温晁扔进乱葬岗的那晚,也是这样靠着一棵树干,近乎无望地看向天边亘古不变的明月星辰。他不禁微微转头去看身边的蓝忘机。只见他合着眼眸,白玉一般的面庞在月光下静美得如同佛陀。偏偏这清冷的面容就是教他心里一阵温暖。再抬头看那夜空,竟也不觉得有先前那般寂寥了。


魏无羡自江家没落以来,不断奔波的几年里,头一回感到自己还是被上苍深深眷顾着的。


他忽然觉得,不管前路如何,世人怎么看他,他都不在乎了。反正他身边有江澄,有师姐,现在……还有了蓝忘机。


 


月光安静地从夜空中投下来,给这片树林无声地镀上一层银色的光边。树下的两人半躺在细碎的光影之中,脸上俱是心满意足的柔和神色。


只道是,月色如水,佳人如画。




 

评论

热度(2093)